您有替自己找事業的備胎嗎?轉貼 聯合晚報 說來淒涼,但這是事實,嘉義鄉下的一所國中,一位年輕的班導師最近收班費,發現班上將近四分之一的學生遲遲未交,仔細一問,孩子們的答案都是爸爸最近沒工作。 正準備跨世紀的台灣,「失業的中年爸爸」是20世紀末的悲涼,也是我們用來迎接21世紀的第一聲嘆息。  台灣這一波嚴重的失業潮,以中年人首當其衝,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家計的主要負擔者,孩子多半還在上學,太太也只是家庭主婦,心裡的陰影、肩頭的擔子,逼得這群失業的爸爸,用盡各種方法找工作、賺小錢,只為一家溫飽。  台北市內湖國小一位學童的爸爸,失業在家幾個月了,天天替孩子送便當,有一天靈機一動,乾脆為兒子的同學一起做便當;現在他一天要做二、三十個便當,每個60元,msata成本約25元,一個月能賺上一兩萬元,終於讓他覺得自己恢復了一點做爸爸的尊嚴和信心。  永和的李先生45歲了,前陣子公司突然緊縮業務把他給資遣了,高中學歷的李先生四處找工作都碰壁,在家裡天天藉酒澆愁。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看到報上血荒嚴重的新聞,突發奇想決定試試去做「血牛」,幾天後他到台北榮總,被抽出500cc的鮮血,換來失業幾個月的第一筆收入──三千元。他喝下血庫給的鮮奶,嘴角鹹鹹的,是淚。四天後他又到另一家社區醫院賣血;在那裡無意間得知一家醫學科技公司正在進行新的人體實驗,要找身體健康的男性參與,他心裡掙扎了幾秒鐘,還是決定一試。面試那天,他瞄到主試官桌上一疊應徵的人事資料,最年輕的才28歲,讓他心涼了半截。最後,李先生終於得到了這份工作,簽下了「白老鼠」的合約,開始msata天天吃藥、抽血,他心裡自責又無奈,但不敢告訴太太和小孩,只盼著計畫結束後能領到幾十萬元的報酬, 讓家人過點好日子。  高雄的陳先生,43歲,是另一個失業的中年爸爸。十多年來他經營著園藝公司,景氣大好的時候,他也賣過一盆幾十萬元的蘭花,但大半年前,園藝店關門大吉;失業的陳先生記得,他第一次到一家雞蛋行找工作時,店裡的會計瞪大眼睛看著他一身西裝說:「我們只要徵雞蛋送貨員……。」從此陳先生脫下西裝天天搬雞蛋、送雞蛋,一天只能賺個幾百元;有時想到自己曾有名片印著「xx園藝公司總經理」,總會偷偷鼻酸,但轉念想到兩個讀小學的兒女,陳先生會用力吸吸鼻子,打起精神,繼續做一個勇敢的爸爸。  台北縣中和市的另一位「張董」,原來也是兩家銀樓的老闆,但被景氣拖累,他只能以澎湖魚招會、跟會來硬撐,沒想到手上的會又陸續被倒,他的支票也不斷跳票,只好讓債主搬光了店裡所有的黃金,房子也賣了。現在為了三個孩子的學費和生活費,他當起「檳榔小弟」,太太替人包檳榔賺工資。曾經交遊廣闊的「張董」最怕送檳榔時撞見熟人,每次送貨他總是戴著安全帽和口罩,絕不脫掉;萬一有人認出來,喊上一句「張董」,他一定立刻回一句「你認錯人了」,轉身就跑。  花蓮的羅金泉也是中年失業人,為了家計,他選擇離鄉背井,遠赴廣東的東莞當「大陸台勞」。他原本在台灣做的是電器生意,但景氣太差實在做不下去,便到東莞找昔日朋友開設電子工廠。羅金泉成天拿著印有「先捷科技公司董事長」的名片,租著車子(因為沒錢買車)跑過一個又一個的小村莊推銷,到工廠架設投幣式伴唱機,大陸人唱一次只要投幣兩塊澎湖魚錢人民幣。羅金泉就這樣兩塊錢、兩塊錢的慢慢賺,目前已在東莞設了30多台伴唱機,一台伴唱機每個月的投幣收入只有600元人民幣,還不到他以前在台灣一天的所得,再扣掉各種成本後,每月總收入不過一萬多元人民幣。朋友勸他回台灣算了,羅金泉搖搖頭,因為他知道回台灣只有失業一途,留在大陸做「台勞」(他苦笑說自己稱不上「台商」),至少能讓家人圖個溫飽。 我們自己需不需要找個事業的備胎呢?否則突然面對失業潮又該如何應對呢?很多人都在選擇及猶豫中錯過許多機會其實大膽的去尋找事實真象才能有所收獲~ 否則,雖轉戰經紀人領域,但您也只是在從蹈覆轍而已。日盛國際保險經紀人 關心您

sq76sqne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